对话 ● 太高远的榜样,并不能真正帮助创作者

2017 年的春天,三位在柏林读硕士的设计师开始了一个访谈计划,作为她们的毕业论文的内容。计划叫做 Notamuse,顾名思义,“不是缪斯”。缪斯一词在传统中往往指激发男性艺术灵感的女性,虽然启迪人心,却是一个被动的角色,并且造成了人们对女性力量的误解。Notamuse 关注的则是那些积极投入到创作领域中来的女性设计师,她们与 Notamuse 分享自己的艺术手法和工作习惯,讲述自己在这一行成长的心路历程。正因如此,Notamuse 虽然只访问了女性设计师这一群体,却对创作的广泛概念也提供了有价值的思考。

我们在今年春天和 Notamuse 的创始人之一 Lea Sievertsen 聊了聊,她谈到了在这一项目中的观察收获。

notamuse team
项目成员(从左至右):Silva Baum、Lea Sievertsen、Claudia Scheer

● “开始做 Notamuse 的初衷非常简单,” Lea 说,“我们意识到无论在课堂的讲台上,还是在行业大会的舞台上,都是由男性设计师在主导着。因此我们想要去寻找行业中的女性榜样。”

而这些榜样可不是像 Paula Scher 那样的 “明星级” 的设计师。一方面,当时 Lea、Silva、Claudia 三人没有任何行业资源,只能从零开始,向她们关注的工作室写邮件介绍自己,如果想要约到重量级的人物,难度也可想而知。另一方面,那些为数不多的女性大牌设计师太高远了,她们的经历并不一定能够切实地启迪普通创作者。提到选择采访对象的标准,Lea 说:“基本上我们会关注那些在最近十年里建立了自己事业的设计师,她们的经历能贴近更多人。” 除此之外,她们也也采访了一些在机构里工作的设计师,只不过这些人的作品没有在最后的书中呈现。

notamuse book notamuse booknotamuse book interview

notamuse book
Notamuse 一书 2018 年在 Kickstarter 上众筹成功,今年 6 月即将由 Niggli 出版社发行。

“由于地域的关系,我们现在采访的设计师大多在欧洲工作,比如柏林、苏黎世、布鲁塞尔等城市。我们没能采访到更多国家的设计师,比如我们也很想了解亚洲的设计师,也许这是限制,但考虑到文化差异的问题,也对项目本身也不一定是个问题。” Lea 提到。

在有些方面,文化的差异却比我们想象的要小。在面对性别或少数群体的问题时,无论在哪个行业领域,总会遇到一些抵触,往往还未等讨论有充分展开的机会,“反思” 的声音就此起彼伏。为女性专门设立的奖项?矫枉过正了吧。创意总监要设置女性最低比例?只是一种政治正确的姿态吧。因此,Notamuse 仅仅针对女性采访,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可,甚至有些女性自己都会认为这是一种以过度保护。“有一些事业有成的女性,反而不想来参与这个问题的讨论,因为她们强调自己是 ‘设计师’ 而不是 ‘女设计师’。”

不过 Lea 转而说道,许多年轻设计师却给了她们不少积极的反馈,“她们会非常乐意来谈自己的想法,也很高兴自己的作品能收录到我们的项目和出版物里。我觉得,对女性和少数群体问题,人们总是会各持态度,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辩论和反驳,这些对话只会没完没了,让人过度空想。我们觉得想到了什么就先去做起来,不必等到万事俱备。

notamuse.de

notamuse.de
网站 notamuse.de 上刊载了与部分设计师的访谈内容。

● 话虽如此,Notamuse 访谈问题却设计得非常成熟而实际。在 notamuse.de 网站上可以看到问题的几大分类,从设计工作本身而言,问题涉及到工作环境、运作流程、设计理念、创意方法、灵感来源;从设计师个人出发的问题,则有对成功的理解、对公众知名度的态度、对行业性别平衡问题的看法、对待工作和个人生活的方式、以及对未来的长期目标等等。有意思的是,在 “知名度” 这个问题上,不少女性设计师表示自己对公众关注度没有太多兴趣,这倒是与我们自己和一些设计师交谈下来的感受相似。

Lea 表示这种现象似乎的确很普遍,“有不少设计师都表示她们不太有积极性去经营自己的公共形象,觉得知名度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有的甚至不太愿意去使用社交媒体去推销自己。我觉得这其中有成长环境的因素吧,人们在教育女儿时往往希望她谦逊有礼而不是夸夸其谈,女性就是这样长大的。

nina paim website
常驻瑞士的巴西设计师、策展人和研究者 Nina Paim 对知名度并不在意。她的个人网站只有一个文字页面,没有作品集,所有的超链接都指向她的邮箱地址。这个页面从她毕业之后就再也没变过。

不是每一个创作者都需要靠站上行业大会的颁奖台、在设计年鉴中榜上有名、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工作室等方式来实现价值。也不是说所有女性都需要像 Louis Fili 说的那样,“我的目标是成为榜样”,把这种责任附加到每个人身上也并不公平。但就像许多受访者提到的那样,公众的关注度、自身的知名度的力量,是无法低估的,男性的确在这一方面更为自如。如果不去有意识地做出一些努力,女性的作品还是难以得到广泛的认识,行业中的知名人士继续是一群雷同的面孔,对于年轻设计师来说,也并不是一件鼓舞人心的事。

我的目标是成为榜样。这也归因于我当年没能给自己找到一个榜样。哪怕我只是启迪了一位年轻的女性,那也值了。
意大利裔美国设计师 Louis Fili

● 并非所有的女性设计师都对这些挑战有切身的感受,即使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些困境,也不会去思考这是否与性别身份有关。就像 Lea 说的,“比较年轻的设计师一般更为自信乐观,要到一定阶段才能意识到行业中真正存在的问题。

当然,这不仅仅是女性和少数群体自身的事情。我们问 Lea,有没有想过让男性也来加入这个项目,她认为非常必要。“之前有一位颇有名气的德国设计师,在一个很正式的场合,针对设计行业中缺乏人才多元性的问题批评了很久。我觉得如果有越来越多像他这样的男性设计师公开地支持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将会是更好的。

现在 Lea 和其他两位成员都已经毕业,除了 Lea 是自由职业设计师之外,Silva 和 Claudia 都有全职工作,她们都希望能将 Notamuse 继续下去。“尽管这需要好好考虑如何平衡各自的时间,” Lea 承认,“但我们一定会继续扩充我们网站上的访谈内容。我也非常兴奋能了解到你们的 F.A.M.E. 项目,喜欢你们的名字!也希望从你们这里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和亚洲设计师的情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