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我希望我的设计能服务于更广泛的善

Feifei

FEI FEI 是一名插画设计师,曾在美国、英国留学的她,目前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全职画插画。同时她也接一些业余的项目,并负责组织每三个月一次的艺术市集。今年 5 月,她与几位艺术家还在北京共同举办了一个小型的人物插画展览。FEI FEI 的作品使用墨水、水彩、数字插画等多种媒介,风格直白而善于描绘和表述,画面常常围绕叙事内容展开。她如何将设计的理念融入艺术性的创作,又如何管理她多方面的工作生活?她对所处的创作环境又有何感受?我们带着这些问题和她聊了聊。

工作与学习

可以谈谈当初是怎么决定加入互联网公司画插画的吗?

F 当时我在一个招聘平台上投简历,我未来的组长发短信给我,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她的团队。于是我就去了公司进行了一天的面试——从早到晚。最后跟组长聊天的时候,发现她很真诚,会很坦诚地告诉我未来会遇到的挑战、可以学到的东西。她是一个非常聪明、有天赋的人,平面设计出身,但是目前带一个多人团队,既懂视觉,也懂插画、界面设计、交互设计,能理解不同领域的思维方式。我非常欣赏她的个性,同时也需要一个导师带我入门。

我觉得自己像一棵植物,需要有人每天给我浇水,而不是让我随便长。后来也证实了,她对我的影响很正面。她对细节的要求非常高,一张稿要改很多遍,但我能够清晰地认识到,每次她的提议都是为了让我做好这件事情,为了引导我走向更好的方向。这让我觉得,这是一家能帮助我成长的企业,也给了我经济上的自由去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而不用去接不想接的项目。

互联网公司的插画工作是怎么进行的?会和什么岗位合作?

F 一般是有了一个新需求后,大家先开会确定设计方向。每个人出一个想法,选一个最好的,朝着那个方向走。接着就完成自己手上的工作,把稿件做出来,然后和组长审核。一周大概开两三次会,每次提案前都会做调研。我觉得定方向是最重要的,因为执行实际上没有那么复杂。

不同项目的合作对象不一样。假如是做一个线上活动,我一般会和视觉设计师合作,他们负责网页里的字体和排版,我们负责做图,合作完成。公司里不同部门提的各种需求,会首先汇总到组长那里,她会进行挑选,决定接哪些项目,然后再分给我们。她觉得设计师应该被尊重,重要的是活的质量,而不是数量,要保证每份工作都做到完美。

© FEI FEI

你之前在美国念插画专业,还在英国念硕士,这些专业训练是否足以帮你应对工作中的问题?

F 对于学校教育,我是这么理解的:厉害的人进学校之前就很厉害了,学校只是一个平台,不会让你从一个不厉害的人变成一个很厉害的人。好比如我是一个软陶,学校帮我塑造成这样那样的人,而不是让我变成另一种材质。比如我在上大学前在国内学画画,素描基础很扎实,表达能力比较好,到美国开始上课的时候就很有优势,基础绘画课可以跳过。最重要的还是要靠自己练,我们的课程主要偏实际应用,考试就是个人作品集展示,所以自己的努力是占多数的。

在学校里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让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变得更加成熟,它们又和我的设计表达是一体的。真正的插画设计不仅仅是讲故事,不仅仅是甲方的愿景,也是关于我自己的表达。

© FEI FEI

那么从大学到现在,你的设计作品经历了什么变化吗?

F 可能是变得更加完整了。我大学时就认识的一位朋友说,我以前的作品像一块原生的木材,很好看,很原始;但现在是一个家具,是设计过的。在我目前的工作环境里,这是一个必要的转变。现在插画很多时候是在网站上、手机屏幕上看,这种新的媒介对设计风格提出了新的需求,要求设计师做出改变。

设计师使用的工具也丰富了起来,给更多的可能性创造了土壤,但是要吸引读者和用户的眼球,就需要学会不断适应这种媒介,去灵活地适应风格。要达到这个状态很不容易,但既然我是一个商业插画师,就必然有客户、有甲方,要解决问题,我就需要去尽力达成。

在你的设计过程中,会尝试一些实验性的方法创作吗?

F 我在大学时的专业是插画和版画印刷(木刻、锌板印刷、丝网印刷等等)。版画印刷的实验性非常强,对于材料、质感叠加等等的尝试我都非常感兴趣,所以现在都大概知道不同材质会产生什么效果。工作上的项目,我会用性价比最高的方法把事情做好,因为客户是根据我的作品集找到我的,他们有特定的需求,如果在这个阶段用实验性的方法反而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假如是自己的项目,就会做些不一样的尝试。

© FEI FEI

业余创作、自我挑战与设计理念

你有一份全职工作,平时还会接其他项目,这些副职项目一般是如何进行的?

F 我很清楚自己最擅长什么领域——做 Editorial Illustration(社论插图/编辑插图)。这种工作不是看图说话,而是用视觉语言把文字内容表达出来,是抛砖引玉,让读者看到图像之后会想把文章读完。所以无论是我的主职,还是副职,我会训练这种思维方式,带着同样的思考:我的职责是讲故事,要讲什么故事,如何讲完这个故事?

有一次我们要做一个跟运动相关的专场,在开始之前,我会先了解清楚这个需求里包括什么,我要帮助的对象是谁,服务的甲方是谁,活动主旨是什么,想表达什么……这些都是我讲故事的前提。然后我再把这些组织起来,调动资源,想想有什么视觉的联系,最后转化成视觉语言。我全职工作中就是这样的流程,所以在做兼职活的时候很顺利,因为不需要转换思维。

像上周我给 Medium 创作插画,他们把文章发给我,说三天之内就要一份配图。我下午就立刻给了他们两个草稿进行挑选,然后由美术指导决定一个方向,朝着那个方向细化,最后交稿的时候把细节优化,就完成了。

© FEI FEI

你在兼职时会如何平衡收入和设计质量之间的关系?

F 我目前还是一个成长中的插画设计师,会摔跤,会出错,但是也在一点点成熟。最近我通过广告公司接到一个大公司的项目,钱不多,但我还是接了,因为这个项目对我的简历很有帮助,我会看重这种长期影响。其他项目的话,少于合理的报酬我是不会接的,这主要是源于对插画设计这个职业的尊重吧。我真心喜欢插画,觉得每一幅作品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不教育好就不让出门。我觉得这是插画师内在的一种特质,去完善作品,做得更好。

你现在在做的,是你理想中想做的事情吗?什么让你觉得有成就感?

F 大概 40% 是符合的。在全职工作中,更多是提高解决问题的效率和对工具的熟练程度。未来我则更希望从事社论插图相关的工作。相比之下,互联网公司的产品还是挺不一样的,一般来说只要好看、甲方满意就好了,对个人要求不是那么高。做社论插图会更烧脑,对我自己更有挑战。

我对在插画领域有成就的定义,是能跟各种我喜欢的媒体合作,比如《纽约客》杂志、Medium 网站、《纽约时报》等。在插画艺术上,要做到我想到达的地方太难了,因为我的想法总比我的手走得快得多。

© FEI FEI

你会希望获得更多公众关注吗?

F 这个取决于每个人想要达到的是什么。我的最终理想是把东西做好,而把东西做好是和出名与否不相关的。Björk 的音乐比 Justin Bieber 的要好,名声流传广不意味着质量好。对于我来说,获得更多关注是好事,但不是我最终的目标。

好的设计是什么?

F 一是必须解决问题,客户需求里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二是必须有自己个性的表达在,假如你喜欢用人来表达,那就把这个元素放在作品里。

你觉得你做设计的最终使命是什么?

F 我要多画一些环保主题的东西,让人们去意识到环境问题。艺术的价值无法用金钱衡量,我希望我的设计能够最终服务的是 the common good (更广泛的善),而不是有钱的人。

© FEI FEI

F 我的一个偶像是插画家 Pat Perry,假如我是男生的话,我会希望做他在做的事。他大学没读完就退学了,搭便车旅行,坐过卡车,爬过火车、煤矿车,沿路就一直画大自然,做与自然相关的项目。他拒绝了很多大客户,因为他坚持只做公益的项目,还跑到以色列、底特律去画大型壁画,让人们看到不一样的视角。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非常向往他的生活方式,我觉得自己不需要太多物质也可以活得很满足。但是作为一个女生很难做这种事情,比较危险。在旅途中,他一个男人也经历过性骚扰,有一位卡车司机试图侵犯他,他就用笔扎他,后来停在加油站的时候跑掉了。

© Pat Perry

创作环境中的差异与挑战

在工作中经历过什么让你觉得不舒服的事情吗?

F 有一次和男同事沟通一些问题,他的回复让我觉得不是很恰当,我就跟组长反映了情况。她的第一反应是:男生的做事方式不一样,男生会比较直来直往,女生比较礼貌一些。但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只是因为你是男生,我就要承受你的坏脾气?我觉得所有人都需要学习如何和别人相处,如何向别人提要求。

在工作方式上,我能理解,男女确实有不同,既有生理上的区别,也有个性之间的差异。但是我反对的是,很多人会把不正常的东西归因为性别差异,很多事情可能是人与人的差别,跟性别没有关系。

© FEI FEI

你觉得在工作中,女性会面临什么特殊的挑战吗?

F 会有。有的男性上级在不认同女同事观点的时候,可能会不说出来,对男生则会直接一些。我觉得女生不需要这样的差别对待。

你觉得北京职场的男女平等程度如何?

F 大环境上还是在进步的,我之前也遇到过一个 95 年的女生带很多人的团队,所以女生其实也是有机会的,只要你能证明自己的价值。但是也存在一些情况,主要是听朋友说的,有些男同事会当着女生面讲黄色笑话,这其实是一种性骚扰。

影响与启迪

在创作方面,有哪些人影响了你的设计风格?

F 有很多。一个是我工作中的组长,她对我影响很深;另一个是法国设计师 Tom Haugomat,他出了一本书,叫《生命历程》(Through a Life),这是一本图画小说(graphic novel),他的风格偏扁平,用很多几何图形,全书字很少,全是由图画构成,讲了一个小男孩从小到老的故事,很诗意很浪漫。这本书的概念很好,执行得也非常棒——两者能完美结合,是插画行业里最高的成就。我最开始是喜欢他的画,就一直关注着,后来在书店里凑巧看到他的这本书。因为他的画风和互联网产品目前流行的风格也很接近,所以他对我的影响会比较大。

还有很多我欣赏的插画设计师,都和同一个出版社打过交道——伦敦的独立出版社 Nobrow。两个好朋友一起创立了这家印刷社,他们都是设计出身,创办出版社的初衷是希望把美丽的作品印出来给大家看。他们执行得很好,到现在已经成为行业的标准,非常厉害。

© Tom Haugomat

有什么女性的偶像吗?

F 冰岛歌手 Björk,我是她最大的粉丝!她对我的影响很深,她的音乐是艺术品,理念很超前。有人说她不是这个星球的人,我非常感谢这个星球上有这样的人,所以才要更爱护地球。2015 年时她离婚了,做了一张分手专辑。很多流行歌曲讲分手,核心都是说如何心碎、如何消极。但是她的歌《黑湖》(Black Lake)结尾是把自己比喻成一个火箭,在返回家园的时候一层层地燃烧,最后回到了自己的扎根地。她能在关系里不迷失自我,这是她最吸引我的点。

最后,你想对和你一样的年轻女性设计师说什么?

F 你没有你自己想的那么弱,你也没有别人想的那么弱。社会上有很多性别枷锁,男女都会经历。比如我曾经做过一个简单的调研,在办公室里问那些说自己换不了水桶的女生:你换过水吗?她们说没有换过。那你们是怎么知道换不了呢?这个结论是谁定的?我觉得在遇到每件事情的时候,都要去思考,不要接受别人给你下的定义。

© FEI FE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